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古观音禅寺门票多少钱 古观音禅寺门票预约流程
古观音禅寺门票多少钱 古观音禅寺门票预约流程

古观音禅寺位于西安的终南山地区,这里拥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对于大唐历史和银杏黄金叶感兴趣的朋友一定要前往参观一番,下面给大家分享古观音禅寺门票价格以及学生票价格分享。

古观音禅寺门票价格:

免费,学生票也是免费

今年想要一睹千年银杏芳华,就必须提前通过微信进行实名预约。

古观音禅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距今约有1400年历史。寺内最吸引人的,就是声名远扬的千年银杏树。在中国,银杏树并不少见,可像古观音禅寺这棵历史悠久并具传奇色彩的千年古树并不多见。这棵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银杏树已在历史的风霜中屹立了千年,据说这棵银杏树是当年唐太宗李世民亲手栽种的。

古树在上,观音泉水在下,泉浸根,树养泉,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被誉为“观音神泉”。古人有诗歌为曰:一树生古泉,相伴一千年。

每至暮秋时节,银杏树落英缤纷,金叶铺地,宛如金色地毯,吸引着国内外大量游客前往南山一睹银杏芳华。看似是一整棵树,实际上它由母体和子体组成,银杏树母树的外围圈裹了几十棵大大小小的子树,像一众“护法”,护持着古树母体的千年成长,形成了“独木成林”的独特景观。

古观音禅寺上悟下宣大和尚表示,每年,寺院都会动用上百名志愿者为游客提供便利,但寺院空间有限,排队时间长达四五个小时, 2016年11月13日,一天之内就有7万多游客慕名而来,游客难免有怨言,拥挤的游客也给寺院的清净带来严重困扰。为了让更多人能有更好的观赏体验,禅寺打造了集在线预约、客流统计、数据分析、智慧支付、全景导览、义工招募等功能于一体的智慧寺院系统,已于10月18日正式上线。即日起游客可通过“古观音禅寺”官方微信号进行提前预约。古观音禅寺开放的银杏观赏时间为2017年10月28日—12月10日期间的每天8点到17点。

据介绍,为了保证参观质量和安全,预约系统以半个小时为1个预约时段,每时段可预约400人,每日最多可预约7200人。每个微信号每天最多预约3人,每人最多可携带一名1.2米以下儿童。预约时需按要求真实填写个人身份信息,预约成功后需按时前往,由工作人员扫描预约二维码后方可入寺参观。如遇突发情况不能如期参观的,需提前8小时取消,但不足8小时则不能取消。预约未到者,该账号将被冻结7天不能预约,同时该账号预约的其他时段也将失效。

另外,10月28日古观音禅寺实时游客接待量查询功能将正式上线,游客可通过“古观音禅寺”官方微信号了解银杏树观赏区的实时客流,做好出行准备。古观音禅寺也可根据实时客流变化,做好寺内的管理和应急工作。

预约流程:

第一步:关注“古观音禅寺”官方微信号

第二步:点击入寺预约

第三步:选择您要参观的预约时段以及预约人数

第四步:填写真实的个人信息,点击预约

第五步:提交成功后即可完成预约

第六步:查看预约详情

2017年国庆节终南山古观音禅寺禅体验:

喜欢佛经的优美文字,喜欢佛经的深妙智慧,这么些年来,读了一些经书,经了一些世事,考研那年在龙门石窟大佛前接到了录取电话,徒步西藏那年,高原反应最严重的时候,在迷迷糊糊中听见了佛说你要静下来。也因此在内心深处种下了一丝佛因,只是好像从来也没有机会亲近他,要么忙于各种职称考试,要么忙于装修房子,总是告诉自己,缘分未到。今年国庆,机缘似乎到了,经济宽松,家庭和谐,甚至连一直不愿意来我这的父亲,也因为母亲的身体不适赶来陪伴。

在微信公众号上关注终南山古观音禅寺有一段时间了,看到国庆禅七的时候便报了名。临走之前,内心是纠结的,9月30日从早上一直耗到晚上5点媳妇下班,跟媳妇面前墨迹墨迹墨迹,希望媳妇能够接受,其实媳妇从一开始就是同意的,她是个简单的人,只是我始终放不下长长的一个假期自己出去而让妻儿父母都在家里。就这样墨迹到晚上7:30终于要出门了,草草收拾了两身衣服,背个书包,告父母一声我去山里玩去了,便出门了。进山的路很长,打车到山里时 ,已是9点了,漆黑黑一片,饶是30多岁男人也颇感害怕。玄均师兄让人来帮我开了庙门。交了身份证和手机,换上长袍,躺在禅房,大佛侧,广单上,听着撞钟的声音,不知道明天面临自己的是什么,静谧而不安。

第一天:神马和尚,神马规矩

凌晨3点许(我至今不清楚具体几点),咚咚咚的敲击声,师兄敲着木头(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那块木头)催我们起床。匆匆洗漱,东单西单排队去西禅房,西禅房是我们这次修行的地方,也叫“选佛场”(我也是后来的几天才看见那叫选佛场,前几天是多么迷糊的度过的)。行香、坐香,吃饭,上殿(起七),一系列仪式一一经过。这次禅七一共有80多名师兄参加,男众女众大约一半一半,师父讲起七之后禅七就正式开始了,不允许中途离开。

一天的修行基本上就是重复性的“行香+坐香+香板”。所谓“香板”我要解释一下,也是这段修行给我印象最深的法物之一。其相是一把厚3-5公分的木剑,其用是打人的肩膀。第一天听的最多的两个字是“规矩”,师父说的最多的就是规矩,禅堂要懂规矩、守规矩,不守规矩便要挨香板。整整一天我也不记得自己是否挨过香板,挨了多少,只是觉得师父所谓的规矩跟没有规矩页没啥两样,基本上就是师父想打谁打谁,维罗师(掌管规矩的师傅)想打谁打谁。晚上有位师兄说要离开,家里妻子生病了,孩子没人照顾,诸位师兄大多数同意让师兄离开,但仍有一些人没有举手同意。师父讲走了要视经济情况给大家包子钱,可多可少,经济富裕的话我们这正在建几个房子。师兄不好意思的说还是基本的包子钱吧。

第一天就这么无知无畏的过去了,没有讲经,没有开示,只是令人胆战心惊的香板,心里非常不满。因为之前看过很多寺庙、和尚的负面新闻,赚钱、破戒、乃至职业化(庙里是和尚,庙外有家庭),令我对寺庙及自己即将度过的这七天充满不安。

第二天:我要洗澡,我要回家

程序上和第一天几无差别,这里我其实应该放一张日程表,在我们住的禅房门口贴着,但这些天我没手机,没能拍照。简单叙述一下:凌晨3点起床,早课香,早饭,早X香(我记不清楚了..),早板香,午饭,午四支香,午板香,养息(其实就是午睡,只是时间大概在4-6点),养息香,吃包子,答疑开示,晚课香,末后香。所谓“xx香”就是坐香,就是在一炷香的时间里打坐用功,每炷香大约1小时,早课香和养息香分别为1.5小时。每炷香的间隔有行香(行香描述基本过程就是绕着佛像转圈)和小净赶快(就是解手),赶快你懂的,就是不赶快就要挨香板。

这一天每个人都有公事,我的公事是行堂,就是在吃饭的时候给大家端饭。没太多可描述的,只是后边会有一个师兄的公事令人感动。

仍不记得这一天挨了多少板子,只有不满情绪在不断的积累,心里想了无数的借口要离开。一天打坐的时间里用功怎样不记得了,只记得午睡之后的养息香,我突然能够坐直了,背可以挺的直直的,我以前也接触过打坐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心下纠结,佛在这个时候给我利益,不是让我纠结么,离开还是不离开。

晚上答疑,昨天那位包子师兄终于还是没走,他和媳妇沟通希望完成这次禅七,这次的功德都将转让给她。我心里的不满愤慨到了极致,我站起来,“师父,我不能同意这位师兄的观点,如果我媳妇生病了,我一定回家”。师父笑着说:“坐下坐下,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不是讨论”。负责我们日常事务的一位师兄站起来汇报说一些师兄想了解这里能否洗澡。我也再次站了起来,“师父,弟子也要洗澡,弟子带的衣物不多,至今已无干爽衣服可穿”。无法洗澡,是这里的硬环境,澡堂还在建设。师父也没有办法,问大家是不是要洗澡,几乎全部人回答, “不洗!”。我无比惊异,无比惊异,无比惊异。心想果然是宗教,参加的都是信徒。这时候有师兄说寺庙里有法物流通处,她可以买几身新衣服送我。我坚持到“弟子要洗澡”。师父还是让我坐下,仔细想想是否过得去。回答了一些其他事务性问题之后,师父再次问我“是否过得去”,答曰“弟子过不去”,师父说过不去可以转义工,掉队很容易。我当时看着这么多信徒异口同声不洗澡已是下定决心要走,对曰“弟子要回家”。“回不去”师父说,“你再考虑一天吧,好吧”。

第二天就这么过去了,现在想来,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充溢心间。若非师父坚持,当时可能也就离开了。

第三天:妄念不断,阿弥陀佛

第三天行香的时候开始有开示了,当家师、班首师等在每次行香结束时都会讲一会用功的方法或者体验。叙述下几位师父吧,他们的特点实在太鲜明了,我不知道他们每个人的法名,只好给他们每个人起了个绰号(阿弥陀佛,非不尊重,只为方便)。当家师父,我称为“庄严佛”,说实在的这些天行堂给当家师打饭,很想很想抬头看看当家师父的戒疤,但从未敢抬头看过他,当家师的庄严令我无比敬畏。班首的两位师父,我分别称为“欢喜佛”和“慈悲佛”,欢喜佛的开示每次都感觉在笑着开示,慈悲佛的开示总会提到战争与和平。还有一位给我们开示的年轻师父,师父总自称初参,我称为“佛子”,每次开示佛子总是引经据典,楞严经、祖师语录,师父总是信手拈来,与当家师和两位班首师父风格迥异。另外一位同样年轻帅气的师父,是铃铛师,我也同样称为佛子,他们不论何时何处,坐香开静之后、答疑之时,他们都始终保持标准的跏趺坐,腰背直直竖立,多么希望有一副图能让诸位读者看看佛子的美。最后一位隆重登场的是维罗师,禅堂里维罗是纪律之纲,也就是打香板的师父。师父很年轻,然而每次打起香板却很严厉,从不拖泥带水。日后的修行里接触最多的就是当家师和维罗师,对维罗师父的感恩之情也在日后的修行中不断的加深。

修行上,今天能够清晰观到自己的妄念了,师父说的“念佛是谁”,我完全做不到,妄念纷飞,腿疼处更是难以承受,到末后香时,就基本上始终默念“阿弥陀佛”了。

第四天:父亲念佛,众生念佛

今天是修行以来最痛苦的一天,我流了很多泪很多泪。我能够清晰的观念头之后,在每个念头起处,我会刻意的问问题来引导念头,而不是由念头自由纷飞,我称之为“参念头”。参了很多很多念头,凡尘琐事一个个参过、放下。然而最揪痛我心的是逗逗,我的八个月小女。上文已述,昨天我一直在念“阿弥陀佛”。而师父的修习法门是“三声佛号之后,参谁在念佛”。我问自己谁在念佛,很多的答案一一飘过,最后留下的是父亲念佛和众生念佛

父亲念佛。当我反复拷问自己谁在念佛时,昨日念佛的我开始出现,为何念佛,为逗逗念佛,希望逗逗健康成长,希望逗逗福报满盈。然而要成佛必须放下执念,必须打破为逗逗念佛的父亲这个妄念,可神海中的我像一个苍老顽固的老父亲,自始至终都在念阿弥陀佛。最后打动他的是“为逗逗念佛不如为逗逗成佛”,随着老父亲的形象慢慢退去,我不断的感动着自己,不断的流着泪。我要为逗逗成佛。仔细思量,这是一矛盾,要成佛必要放弃所有的妄念所有的执着,为逗逗成佛本身就是执着,然而我放不下。于是我在神海中为这个父亲建了一座化城,让他永居期间,再参究其他念头。

众生念佛。我继续探究谁在念佛时,一些模糊的形象开始出现,先是袈裟僧人,然后是卖肉的。看到卖肉的我很疑惑,为什么会是卖肉的,那可是屠夫啊,杀生乃佛家大忌,如何屠夫也在念佛。突然间我豁然明了,屠夫不是屠夫,是众生,众生都在念佛。婴儿的一声欢笑、买菜大妈的一份喜悦、公交上的一个让座均是念佛。金刚经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何为无量千万佛,每个人本性都是佛性具足啊,都是佛啊,对众生行善即是在佛前种善根,行善即是念佛啊。疑虑再生,那行恶是念佛否?苦苦思虑,是也不是,对行恶之人自然不是,但对受恶行之人,就好像佛入舍卫大城乞食,乞食是给大众行善的机会,是唤醒大众的善心。受恶行之人,亦复如是,一份宽恕、甚至只是被动承受亦是行善。想起黑格尔在对善的定义必须是善念方为善,仔细思量,不敢认同,若一念为善,其可能只是恶念的伪装,但若一行为善,其背后必有善念。

第五天:要么出家,要么魔怔

昨天的答疑没能轮上我,于是今天延续了昨天的参念头,今天相对轻松,腿子没那么痛不说,念头也没昨日深刻执着,很多念头起了就过了甚至不去参,因为不值得。唯有在参父母妻子时有些停滞,缺少快乐的母亲,需要陪伴的父亲,心地淳朴的妻子。他们都是我的情障,然而也都放下了。作为父亲的我在孩子长大之后自会放下对逗逗的执着,她需要她的世界。同理,我的父母也应该放下,作为父亲,我能体会父子之心,但我这一生承受了父亲太多的重,不必细言。我的母亲,她缺少快乐,我希望她能快乐,然我真能给她快乐吗。我的妻子,性情淳朴,善有善报,自不必我多心。

晚上答疑,我讲了自己在参念头,为逗逗念佛不如为逗逗成佛。师父答到,你要参话头,要参念佛是谁,不是参念头。一瞬间,我明白了师父的意思。三声佛号,在佛号的起处参念佛是谁,在每一个念头起处参念佛是谁。我浑身颤抖,思量着这个禅门这支法,我怕了,如此修行,要么出家,要么魔怔。

第六天:妙不可言

昨天讲到魔怔,今天修行是害怕的。仔细思量了这些天自己的感觉,几乎每一天终了时都认为自己的思考已是终点,然而第二天总是会破除第一天的思想。这么想来,也就放手一搏,今天按照师父的方法使劲参。三声佛号,念佛是谁,师父形容这个地方像,蚊子上铁牛,无有下口处。我自己的感觉就是我真正懂了什么叫“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我们现在参的地方就是般若波罗蜜多(无上正等正觉)的入口,铁牛或者虚空都可以形容,总之是进不去。

晚上答疑,跟师父描述了自己用功的方法,师傅讲你要再细心一点。有一位师兄问师父参的过程中觉得头紧紧的,师父讲这是用功用在头上了,然而作为初参,用功还是需要一个地方,可以观想佛号的起处在丹田这个位置。这一答案让我获益匪浅。答疑之后的两支香,我观想佛号的起处在丹田,然后在丹田位置用功参究谁在念佛。身体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两炷香在不经意间便过去了,没有腿痛,没有着急,只有妙不可言

还有一个小事,且称为小事吧,上文提到的一位做公事令人感动的师兄。昨日这位师兄主动请缨要求加入清扫厕所的小组,这位师兄原本还有其他公事,昨日师兄一夜未睡,将厕所小便池、大便池等清洗的无比干净,即便如此,师兄依旧不满意,时间不够,不然他还打算将墙壁等均清理干净。

第七天:照顾好念头,照顾好功夫

归家心已切,自知今日用功会极其困难。还记得那个为逗逗成佛的父亲否,他还住在化城。上午的两炷香基本上都是他在帮我坚持下去。

今天要讲的是维罗师,两个小事令我感动。其一,行香时一般会形成五个圈子,最内圈(第一圈)总是人少,我走着走着就走到第一圈去了,然而我原本晕车,第一圈走太快便晕的很,很多时候自己退出来,去到第二圈。然而后几天行香,圈子落成之后,维罗师或者当家师不用香板拨一下,不允许随意换圈子。每次我在第一圈的时候,维罗师都会拨我一下,让我进到第二圈。我不知道是维罗师知道我行不了第一圈还是他无意识的行为,然而几次行香,维罗师都会拨我到第二圈。其二,今天的早课香,坐我南边的师兄总是在动还不时会碰到我,虽说修行,强控自己的念头,然而还是不胜其烦。上午第二支香,我向维罗师双手合十,本想跟师父说给我调个位子,然而尚未等我开口,维罗师走到南边那位师兄面前,说“你去那边坐”,当时感激涕零。

行香时师父开示,佛子的开示让我记住了“一切都在道上会”。而当家师的开示,其他的都没记住,只那句缓缓道来的“照顾好念头,照顾好功夫”,让我几欲落泪。

解七仪式毕,分享各自感想,很多师兄的感想令我敬佩,归还大褂,大家各自离去。愿意供斋的可以登记供斋,愿意加入文字工作的也可以做点文字工作,什么都没有的也就什么都没有,皆是缘分。

回家两天,心里头其实空空乱乱的,总是会想起当家师想起维罗师,一个念头要写点文章科普大众也拖拖拉拉直到今晚才实现。一切都在道上会,当家师、维罗师,下次禅七再见。

阿弥陀佛,念佛是谁!

徐州市铜山区永锋教育培训中心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徐州市铜山区利国镇鑫都商业中心